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蜀道难”7200万千瓦水电路在何方?
来源:亮报 日期:2017-02-28 13:33 点击率:311

电力外送通道不是想建就能建的。电力外送通道的建设需要提前规划,水电站工程顺利“上马”,相关通道建设却没有及时规划审批,这是四川水电外送能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其实,通过加快外送通道建设解决四川弃水问题,已经成为了社会各界的一个共识。

  利用电力外送通道,将四川水电资源外送华中、华东、华北,不仅可以解决四川省内的弃水问题,而且还可以缓解相关省份用电紧张的形势,更重要的是,可以在更广范围内推动清洁能源发展,提高清洁能源利用效率。

  为实现水电的进一步消纳外送,多年来,国家电网公司一直在积极努力。

  “在上海,每两盏灯里就有一盏是用四川的清洁电力点亮的。”这不是夸大其词,而是国网四川电力副总经理、成都供电公司总经理褚艳芳对“川电外送”效果的形象解释。利用向家坝—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线路等外送通道,四川送到上海的电力,几乎占到了上海全部电力的一半。

  上海的邻省浙江同样从“川电外送”中受益。溪洛渡左岸—浙江金华±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于2014年7月正式投入运行,这条长达1653公里的输电通道可以将四川金沙江清洁水电源源不断地送入浙江电网。在投运的第一年,这条电力大动脉便向浙江输送了355亿度的清洁水电,这些电量可以满足当时浙江城乡居民全年近80%的生活用电需求。

  据国网浙江电力检修公司工作人员介绍,溪浙线投运两年多来,已经向浙江输送了超过930亿度的四川水电。这不仅为四川水电的消纳开辟了出路,还为受端地区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要知道,在没有特高压工程“落脚”之前,浙江是一个典型的缺电省份,最大电力缺口曾达900万千瓦。

  记者从国网四川电力了解到,目前四川电网已与外省形成了“四交四直”联网格局,总外送能力达2850万千瓦。2016年,四川水电外送规模达1285亿度,可以满足一个中等省份全年的用电量,相当于节约标准煤4000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碳1.1亿吨、二氧化硫340万吨。其中,向家坝—上海、锦屏—苏南及溪洛渡左岸—浙江金华三条特高压直流线路承担了重要的水电外送任务。去年夏季,三大直流提前进入满功率运行状态,每天可向华东地区输送清洁水电5.19亿度。

  “为何不多建几条特高压线路?”不少人也许会提出这样的疑问:既然“川电外送”可以在高效消纳清洁水电的同时,优化东部地区用能结构,为何不着力提高四川水电的外送能力?

  事实上,电力外送通道不是想建就能建的。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李白曾经这样感叹出入四川之难。实际上,建设四川水电外送电力通道,同样不容易。

  通道的建设需要提前规划,水电站工程顺利“上马”,相关通道建设却没有及时规划审批,这是四川水电外送能力不足的主要原因。据四川省发改委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目前我国电站建设与送出工程核准并不同步,按照国家基本建设程序,电网企业只有在电站核准后才能启动送出工程可研、核准及建设,导致电站送出工程投产进度严重滞后于电站建设。

  庆幸的是,情况正在有所好转。记者从国网四川电力了解到,“十三五”期间四川省建设的首条川电外送通道——川渝电网500千伏第三通道项目目前正在紧张建设之中,该项目预计于今年6月底投运,投运后将新增川电外送能力200万千瓦,预计每年消纳水电70亿度。此外,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在积极推进之中,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四川凉山地区清洁能源送出的关键通道,增加电力外送能力1000万千瓦。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四川全省将有约4100万千瓦水电装机建成投产。预计到2020年,四川水电装机规模将达到1.16亿千瓦。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序推进四川电力外送通道建设,将成为应对四川“弃水”问题的重要举措。

  水电突围

  需要市场、机制、政策铺路

  目前,我国清洁能源仍以就地消纳为主,缺乏清洁能源跨区跨省消纳的政策和市场机制。此外,四川水电的消纳不仅需要市场的激励,同时也需要国家在政策方面的引导。

  外送通道规划建设合理,是否就意味着四川水电的消纳可以“高枕无忧”?

  答案是否定的。陈国平曾经对我国清洁能源的消纳状况进行分析:“目前,我国清洁能源仍以就地消纳为主,缺乏清洁能源跨区跨省消纳的政策和市场机制。”

  除了加快外送通道建设,有效的跨区跨省消纳政策和市场机制,对于解决弃水问题同样至关重要。

  以四川水电外送为例,外省电网只有在发电量不够时,才会接纳四川富余的水电资源,再加上地方政府对于省内火电等资源的保护主义,以及水电本身的季节性差异,要想把清洁水电送到中东部负荷中心,难上加难。

  “目前,中东部地区集中了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煤电,严重超出环境的承载能力,但出于多方面因素,一些中东部省份仍在积极争取新建燃煤机组,导致像四川这样的水电大省富余电力无处可去。”褚艳芳指出了四川水电消纳的又一个痛处,在她看来,要加快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立有利于打破省间壁垒、促进清洁能源跨区跨省消纳的电价机制和清洁能源配额制度,下达各省清洁能源消费比重硬指标,加大考核力度,并通过全面推行碳排放交易等各项措施,才能为清洁能源跨区消纳创造有利的市场环境和条件。

  国网四川电力也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尝试。去年5月12日,四川电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就在这一年,四川省出现了来水偏早偏丰、弃水提前的特殊形势。为尽力消纳富余水电,四川电力交易中心紧急沟通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和购电省市,组织水电企业参与北京交易平台的短期交易,在年度外送合约已达成19.23亿度的基础上,增加平水期外送电量4.9亿度,首次实现了四川电网在平水期向外省大规模送电。

  记者了解到,国家电网公司今后将推动出台跨区跨省输电价格政策,打破清洁能源消纳外送过程中的省间壁垒,优化调度和交易方式,建立清洁能源消纳配额制,综合施策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与此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四川水电的消纳不仅需要市场的激励,同时也需要国家在政策方面的引导。

  在我国《可再生能源法》中,明确定义水电是可再生能源,然而国家2016年3月出台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却没有把水电包括在其中,水电不能享受全额保障性收购的政策,成为了水电消纳外送过程中的政策性阻碍。对此,褚艳芳认为要形成大力消纳水电的政策导向,尽快把水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范围,并享受电价补助政策,促进水电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此外,国家发改委在今年2月15日发布的《征求2017年重点水电跨省区消纳工作方案意见的函》,也被业内人士看作是国家政策引导水电消纳外送的良好开端。

  “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公开征求重点水电跨省区消纳的意见,以前西南弃水问题并不突出,这两三年问题逐渐凸显。国家层面干预可以把西南弃水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表示,“弃水涉及国家的能源结构调整问题,不是光靠市场就能解决的。”



商会公众号